March, march

上午因为重装 Homebrew 引发的问题折腾了很久,想写一篇文章 Mark 一下,想来也只能留在这里。

上一次在这里写点什么,是 20160704,而现在已经是 20190228,两年半的时间已经漫长到接近 INF,中间也发生了太多,孤独成了生活的主旋律,欢乐只是其中的点缀,所幸其中的大多数正因为没有记忆,也已经被遗忘殆尽,即使存在的,也只是一些不咸不淡的瞬间。

不知道这个网站的 RSS 地址,还会不会停留在谁的 feed 里。我倒是真心希望可以再次把这里当成树洞,留下一些焦灼、灵感或是才华(如果曾经有过的话)存在过的证明(听起来像 POW?)。

现在的自己被楼下 Tony 老师烫了奇怪的发型,如有必要或是心情合适会梳成背头,和 16 年比起来似乎是胖了一些,依然喝酒会脸红,依然没有烟瘾,依然不会开车。

我离开了南通,来到了上海(的远郊),在 17 年 7 月的时候,那时我并不知道摆在面前的是什么,也幸好那时的我不知道。一年半之后,我并没爱上这里,但之前的岁月终究离我越来越远了。

记得以前看过一个帖子讲,所谓 WSN 者,烂人烂校烂专业,没钱没车没老婆,形容过去半年的处境再合适不过了,说实话,这样的日子实在很难让人不意志消沉。

有了女友。在大二开始的时候,似乎生活中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以经常见面甚至一起吃饭的异性朋友。遇见傻妞是意外中的意外。小姑娘是那么 shiny,和我这样的 WSN 明明本来是两个世界的人,anyway,缘分这东西,完全没有道理可言。

当她来临的时候,所有的坚持都有了让我继续坚持的必要。

明天就是 20190301 了,江南三月,草长莺飞,好在眼前的大多数路径还算清晰(尽管真正做的时候又是说线做泪了),也能有具体的事可做,猥琐发育、野蛮生长就好——而不是被时间和欲望推着向前。

当你变得足够强大,就不会在意付出的代价。

分享到